日本海自扫雷艇与货船碰撞 严重受损无力返航

  从我个人感觉来说,我觉得雷双的“葵花”好像是长了很多毛的生物,这些毛茸茸的东西自己“发光”,有往外发射的能力,很多碎线条就像具有生命的物质会生长和折断,甚至扭曲变形,它们在风中飘舞,就像一个带有光感的生物片段,我们如果把它的颜色都去掉,就感觉它就像在黑暗中的生命细胞在游走,并且进行光合作用,否则便不能成长为生命。在这里我仍然在用女性主义的方式观看和分析这些作品,因为雷双的葵花和梵高以及其他艺术家的完全不一样,她是把它看做是自己生命的部分、身体组织的内容,情绪和生长背景以及各种复杂结构一起组成一种生命网状的平台,而不是仅仅一种观念的象征。她从生命中走来的形式与她自己的各种感觉和经验密切关联,绝不是用一般的理念或者固定的形式所能解释的。这种组织体就是生命体,既是生理上、心理上、精神上的,也是可感的物质和形式的。

  女性主义艺术家大都有自己的形式,她创造出跟以前不一样的形式就在于从自己“身体”生长,从内世界迎向外部世界刺激,敞开女性的身体,不怕疼痛不怕被窥探,以达到创造新生命——艺术形式的目的。对女性主义艺术的评价不完全是理论的,更是女性艺术在美学、历史方面的贡献,这些组成了女性主义的艺术方向。新泰特美术馆从最近几年开辟了女性艺术的专场、在美国现代美术馆也有女性艺术的专门陈列室。很难说女性主义艺术已经过时,性别问题已经退场。实际上它正在向更广更深的层面发展。它实际上成为后现代主义文化观念的重要部分。如果没有女性主义,那么当代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实际上是失去它的异质丰富性质和多元并存的格局。

  所以我觉得“葵花系列”这部分作品能够代表雷双艺术的特质,雷双跟别人不一样,她带有自己的毛毛草草,风风火火的态势,带有自己对生活的体验和感受,代表了中国女性在变化多端和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的一种特征。我们能从她的作品里感觉到她的烦躁,她对生命流失的惶惑和困惑,她对鲜血与生命的警醒和恐惧,以及她的敏感与勇气……艺术为什么打动人?它的情感从哪来?在这方面我要感谢雷双,她向我们确定地展示了不能确定的生命历程。

  另外,雷双的这批抽象荷花系列使我看到了一个新的雷双。她用枯叶的肌理、放大的具体的细微的部、线条和光线的组合,以及反射的影子的超现实感等,画出了一个重新组合的大千世界,一种自然自在的具有更大格局的抽象画。中国的抽象艺术家到这个时候也就应该出自己的作品了。雷双画了很长时间的表现主义,几十年在技术、色彩、光影、结构中摸索着,现在是从“地上”到“天上”的飞跃了,从之前聆听大地的声音到现在拥抱宇宙,带着光亮的上部世界的希望,但也不放弃来自底部生命的所有质感和经验。她的抽象主义作品非常好,从肌理、颜色的运作和画面的安排上,她达到了自如的境界。从整个的结构上,雷双的抽象作品像是像会飞的物体,如一只只新生的蝴蝶,有昂扬向上的姿态,画面的背后有光影透过。“照亮”前行的”大蝴蝶”,具体看这些物体有机理的疙疙瘩瘩,不那么光滑,像布满了疤痕的有机体,带着温暖的记忆和伤痛的刺激,但就是这样它是生命的组合,有动感、有质感、有力量,是开放和流动的。雷双真的是打开了一个可以跨出去的空间,让痛苦、纠结沉淀下来,不怕承重,走向自由。衷心祝福雷双,一个自由的雷双。

  段君:雷双作品中的“意志力”

  我想讲三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是我自己感受到的,雷双老师作品中的一个关键词叫意志力,我觉得属于是一种比较虚弱的意志力。第二是我想分析一下为什么雷双老师的作品最后没有走向肌理,因为肌理效果在她的作品中曾经出现过,但是为什么她比较克制,而且后来没有走到这一步。第三,我跟王端廷老师比较相近,认为“光寂”系列很特别,我一会进一步分析一下“光寂”系列的突破性在什么地方。

  第一,我进来看了展览之后,觉得展览很整体,但是有一件作品在形式感上稍微显得另类或者突兀一点,就是《红与黑》这件作品,这件作品是展览里比较少有的、采取直接对抗或者对立的一种形式,因为其它作品相对内敛一些。大家可以看到,雷双老师1995年的这件喷薄作品和2013年的日食葵,日食黑色的力量显然更强大。所以我觉得这件作品很有意思,其它作品都没有采取直接的对抗,虽然其它作品也含有意志力,但是艺术家采取了一种比较衰弱的形象去进行隐喻,我觉得这是雷老师作为女性比较特别的地方。

1 2 3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日本厕所偷拍视频tubel » 日本海自扫雷艇与货船碰撞 严重受损无力返航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